• 您好,欢迎访问成都新闻网
  • 今天是:
首页 > 巴蜀文化

万古江河 巴蜀共筑华夏文明上游

时间:2020-04-26 13:07:00 来源:华西都市报

奔涌澎湃的岷江在都江堰分为内江外江润泽天府。

成都平原沃野千里。

历史地理学家告诉我们,上古时代,四川盆地由于地势低,雪山之水汇聚于此,这里被称为“古蜀巨湖”。直到长江之水冲破巫山,惊涛滚滚夺峡而去,岷江、金沙江、嘉陵江、沱江,四条支流浩汤而下,这才成就了天府之国的天下粮仓,也汇聚出渝州码头的交错航运。

长江上游,这一流域串联起了双子星——成都和重庆,四川盆地的盆地和盆周,地势不同造就了彼此相通又各自璀璨的古代文明——巴与蜀。千河汇江,如同一双巨手,一手拉起巴文明,另一只手拉起蜀文明,它在让两个文明相遇相融中,开启了巴蜀大地四千年命运与共的伟大成就。

对于整个华夏文明而言,长江在上游冲破巫山阻拦,奔入湖广丘陵,收容湘资沅澧,一路奔腾东流,遂与海通。它打通巴、蜀、楚、吴、越,将几个孤独的区域,汇聚成为整个中华文明中的长江流域特色。

望江楼上望江流,没有这江水千万年的冲刷,巴国之地不会有丰富的岩盐资源,使人民在先天低下的农耕水平中维持富足生活;没有江水的顺畅奔腾,四川盆地不会有天府之国的沃野千里,更不会有农业时代的城市崛起;没有这同一江流域,奇崛瑰丽的巴蜀文明更是封闭的,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

江流千古汇长江,流淌的是两座城市彼此成就的通道,孕育的是两种文明奇崛瑰丽的交融,这里是华夏文明的上游,也是成渝双子星从远古到现在,一直流淌着的未来。

劈开三峡 大江东去

“可以说,金沙江、岷江、嘉陵江、沱江,这四条支流汇合壮大了长江上游,成都和重庆共享这一流域,自古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在西南民族大学教授、巴蜀文化研究资深专家祁和晖先生看来,大自然毫不吝啬地将所有瑰丽的色彩都赋予了这一流域,大江大河大山大谷大盆地,曾烟波微茫信难求,但对内,两地之间早已往来频繁。

曾经,一户北方人家一路南下,先是隐居在三峡,后来沿江而上,行至江州,再继续沿江而上,定居郫邑。这时,他们已在巴蜀之地繁衍绵延五代,这一代中有子孙名叫扬雄,被这一江傲水滋养成西汉著名辞赋家,他的巴蜀子云亭,成为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的代表,传颂至今。

“巴蜀之间的内部交通,自古发达。”对此,祁和晖先生表示,古时,从江州(现重庆)到成都,多条水路可通,而在陆路上,现在的成渝铁路所经过的,基本上就是古代成渝两地的驿站。

如今,长江的黄金水道依然将两座城市连在一起。川东和川北的重要城市,可以经嘉陵江、涪江、渠江直接沟通重庆;川西、川南的所有城市,则可以沿岷江、沱江经泸州和宜宾两城中转,走长江进入重庆,“可以说,重庆天然就是四川盆地物资的汇聚点。”

千古风流 川流不息

在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看来,长江水系,支流复杂,多姿多彩,更近似文化长河的变化景象。在复旦大学历史学家葛剑雄看来,世界上壮丽的峡谷有很多,但三峡和所有的都不同,因为别的峡谷多是荒芜而远离人烟,而三峡却是一个人来人往的黄金水道,是一条文化传播的走廊。

对千百年来的巴蜀人而言,那千河汇江的奔腾江水,让他们歌于斯,哭于斯,聚国于斯,创造于斯。历史已经证明,这一江流域奇诡神秘的巴蜀文明是一体的,巴山蜀水,仅仅只有蜀的洪流和缓是不够的,仅仅只有巴的湍急张扬也是不够的,只有当两种气质相互交融,彼此联系,我们才能看到浩荡奔放、大江倾泻的大才大气。

流水锻造着两地的些微不同。巴蜀之间,巴人出将,蜀人出相,大江大河高山深谷,自然也孕育出诗人、作家、文学家、书法家……行走在这一江流域的,是司马相如、扬雄、陈子昂、李白、苏轼、杜甫、杨升庵、郭沫若、巴金……江水亘古东流,他们在此留下浪漫到极致的文化力量。

自然锻造了这一流域,文化成就了这一流域。古往今来的数十万首诗歌,铺陈于这山水之间,一山一诗,一水一歌。

在三峡,这个中国诗歌的长廊,沿江数百里,在溶洞里、在古刹、在高山、在浪涛尖、在悬崖峭壁中,三峡石刻被镌刻下了那些瞬间,高高低低、大大小小的石刻,静默在江边数千年,江水一次次拍打,那些古人们定格的瞬间,那些穿越了时空的礼物,仍在原封不动地传承和展示着。

这是巴蜀人民的乡愁,是长江文明的上游,是人类的起源地之一。江河万古、巴蜀千年,一江而下,脚下的历史陈迹正在悄悄延展至未来。

千河汇江 一江保护

现世就是通往未来的桥梁。

“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,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。”——2018年,“长江大保护”的总体战略落地,掷地有声。

2019年1月,国家决定对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全面禁渔,从2020年元旦开始,分步骤推开,禁渔十年。

——这是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面禁渔,曾经,沿着长江,人类的脚印一步步走来,从未间断。如今,面对未来,为后人留下一条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,成为当代人的肩头重任。

长江上游,川渝之间,以保护长江为中心,正绵延出一棵分支复杂领域细致的“大树”,它沿着雪山之巅的江河源头开始,张开枝叶,将沿途的草甸、森林、土壤……都轻轻囊括,保护其中。

于是,为应对气候变暖,保护高山雪线,在城市里,四川成为全国非试点地区第一家、全国第八家拥有国家备案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机构的省份。

更直观的,对于水环境质量,川渝生态环境部门打破行政区域界限,在共同应对水环境突发环境事件方面建立起良好协作关系。

2020年3月,川渝两省(市)提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,共建长江、嘉陵江、岷江、沱江、涪江、渠江、乌江生态廊道,主要就是以这七大流域干流为骨架,其他支流、湖泊、水库、渠系为支撑,打造“七大流域万里水生态廊道”。

一江清水向东流,两地命运继续共与之。

展开全文

文章标题: 万古江河 巴蜀共筑华夏文明上游

相关文章